你總是走在兩個人後面,只是跟著。
彷彿一直都是多餘的人一樣。

你羨慕有能夠分享自己的事情的親友。

你並沒有誰可以分享自己的興趣。
任何你所在的社群都只是在潛水而已。

你沒抓住任何聯繫。

曾經有過的,
或許稱作青梅竹馬的聯繫,
到底只是在同一個班上很久而已。
持續了九年的同學們,最後也只是同學而已。

你根本連試圖做朋友都沒有。

隨隨便便,應聲就斷。
這樣的人際關係是你「最有意義」的。

撒滿地的失敗。

最重要的聯繫消失之際,你試著抓緊了新的聯繫。
爲了擔心聯繫斷裂,你選擇避免再建立連結。

然後你什麼人際關係都不剩了。

擅自定義、擅自依賴,一句話也不說,掩飾一切。
你連向他分享心情都做不到。

到頭來還是落入谷中,連眼淚都流不出來。到底了沒都還說不清。

你曾經擔心眼前的兩個人會就這麼消失,
只留下你在這個角落;

不用再擔心了,
他們已經就這麼消失了。

如同月球般的荒涼